」李汉说:「但我们乌蛟腾人不信邪-博科资讯
点击关闭

惠州市新闻-」李汉说:「但我们乌蛟腾人不信邪-博科资讯

  • 时间:

无锡高架侧翻原因

但是,在今年「九一八」前夕,烏蛟騰抗日英烈紀念碑遭人塗污,儘管有得知消息的香港市民連夜趕赴現場清洗,但是對於此事,李漢還是心痛得緊緊捂住胸口。

設紀念碑緬懷先烈「我參加了兒童團擔任團長,積極參加宣傳抗日活動、放哨、為部隊送信送情報,一直堅持到抗戰勝利復員。」李漢說。

出生於上世紀20年代、經歷過抗日戰爭及英國殖民統治的李漢,對「中國」兩字有着深刻理解。李漢在新界烏蛟騰村出生,1941年至1945年日本佔領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期間,烏蛟騰村曾是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基地,召開過着名的烏蛟騰會議,設立過抗日游擊隊的電台。

「村民們當然很害怕,日本人那些兇殘手段,肯定怕的。兩個村長被日本人打死,當場犧牲。第一個村長,被打到殘廢,走不了路,拴在馬後面,拖着走,我親眼見的,拖到半路死了。另一個是在小樹林那裏被打到死了。」李漢說。

採訪期間,李漢還為新中國的70歲生日,獻唱年少時曾多次唱起的《延安頌》,為祖國送上他最衷心的祝福。

「幾十年來,我無領取國家和香港特區政府一分錢薪金,為紀念碑事奔走,也是靠自己掏錢。」李漢表示,他之所以這樣做,完全是出自義務與責任。

冀年輕人正視歷史對於近來香港持續發生極端暴力違法事件,李漢說,他希望年輕人能夠正視歷史,牢記先輩捍衛這片土地的艱辛。他相信,香港明天會更好。

「港英當局不承認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在香港抗日的地位和功績,天天派出警察監視,這是一種挑戰。」李漢說:「但我們烏蛟騰人不信邪,不怕威嚇,照樣施工。」

「我內心感覺國家的發展已經走得很好了,個人來說,我很欣慰,一輩子的目標已達到,我們想做的事情已經完成了。」李漢說。

日軍的殘酷暴行,激發了烏蛟騰村村民的民族情緒與保家衛國的決心。李漢表示,當時,烏蛟騰村先後有青少年40人離別父母參加游擊隊,留在家裏堅持生產的村民,95%以上參加了抗日群眾組織,維護治安、支援部隊,做了大量工作。

1984年,原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領導人曾生訪問香港,專程前來烏蛟騰村探望,並提議將「烈士紀念碑」改為「抗日英烈紀念碑」,為村民們認同。曾生隨即揮毫,為「抗日英烈紀念碑」題字。

圖:九十三歲抗戰老兵李漢(中)早前參加在烏蛟騰抗日英烈紀念碑舉行的紀念活動/中新社

回想起當年的場景,很多畫面李漢仍歷歷在目。他對記者講述,1942年農曆八月十五(中秋節)前後,日軍將烏蛟騰全村包圍起來,並向村民逐一問話,讓他們說出遊擊隊在哪裏、並交出槍支。

「我去過六次北京,有一次是去參加國慶典禮,很雄偉,場面偉大!變化很大,我有這樣的感想,我這一世人,我認為最好(的時代)就是現在了。」近日,高齡93歲、出生於香港新界烏蛟騰村的原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老兵李漢,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,難掩激動地說。

1951年,有烏蛟騰村村民提議設立烈士紀念碑,以此緬懷先烈,增強國家民族意識,但這一舉措在當時受到壓力。

對於紀念碑的建立,李漢感到驕傲與自豪,他形容自己是傾注全身力量,把紀念碑建設好、維護好、發揮好。他不僅經常前往紀念碑巡視,請人除草、打掃衛生,還籌建了相關委員會,統籌建設和管理等問題。

今日关键词:苹果下架涉港app